请点击此处给我们留言

东莞市 大岭山镇杨屋第一工业区详锋街97号愉和工业园A栋

18565871528(tel)

18565871528(fax)

当前位置: > 尊龙凯时官方 >

重温那些壮怀激烈的真实镜头致敬英勇的战地摄影师们

2024-06-05 12:57字体:
分享到:

 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之际,刘德源和摄影队的战友们刚完成解放海南岛的拍摄任务回到北京。这支摄影队伍前身是诞生于抗日烽火中的延安电影团,1949年成为北京电影制片厂新闻处,1953年以这支力量为基础建立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。

  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后,这支新闻电影摄影队伍迅速组建抗美援朝战地摄影队。徐肖冰曾是延安电影团的骨干,后任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副厂长。此时,他作为战地摄影队领队,成员有摄影师刘德源、石益民、牟森等,摄影助理有苏中义、赵化、孙树相、李刚等。

  1950年10月24日,战地摄影队离开北京,于11月3日过鸭绿江入朝。刘德源在回忆录中写道:“入朝后,顿感这场战争的残酷,美丽的土地被战火烧成焦土,城市被炸平,村庄在燃烧,多架飞机轮番扫射轰炸……”摄影队入朝后,急于找到志愿军司令部前方指挥所领受任务,但一时又无法找到。领队徐肖冰果断决定,让刘德源和牟森带领部分队员到38军。

  摄影队找到38军军部时,部队处于秘密行进状态,每天入夜出动,翌日清晨就地疏散,各自挖一个单人掩体隐蔽,白天不能生火做饭,待到夜幕降临,才做饭吃饭,夜间紧急行军。刘德源想,与其白天这样干等,不如到敌机常轰炸的村庄拍摄敌机肆虐的镜头。经部队领导同意,刘德源和牟森来到附近的一个村庄。不一会儿,果然有敌机飞来进行扫射,接着又有7架轰炸机飞过。刘德源果断按下快门。

  第二次战役打响前,刘德源带领苏中义、孙树相等同志来到38军某师,牟森带领赵化等同志来到另一个师。这两个师的任务是分成左右两路,像尖刀一样向敌人后方穿插迂回,切断敌人退路。

  时值初冬,行军时下起雨,大家身上的棉衣都湿透了。急行军,每晚三四十公里,战斗气氛越来越浓。为了行动快捷,部队号召精简行装。摄影队的器材非常珍贵,只能减其他物品。减来减去,刘德源连棉大衣里的棉花都抽减了。

  11月23日,刘德源和助手从师部下到先头团。先头团14小时急进70余公里,抢先到达指定位置,不久就和撤退的敌军交火。摄影队抓紧时机抢拍镜头。此次战斗异常激烈,苏中义回忆:“那天,在我们不到4平方公里的阵地上,敌人用100多架飞机轮番轰炸、扫射。刘德源在战斗激烈时,不顾自身安危,沉着地拍摄了敌人疯狂进攻和我志愿军奋勇杀敌的宝贵镜头。炮弹爆炸的巨响把我们的耳朵都震聋了,硝烟辣地喷在我们脸上,大块大块的泥土打在我们身上。”刘德源和助手随部队向山下冲击,敌人丢下的汽车、炮车、坦克绵延数里,有的发动机、电台还未来得及关闭。他们在壕沟、草丛里,又拍摄了志愿军抓俘虏的镜头。

  7天7夜的苦战,战地摄影师和志愿军部队始终战斗在一线,真实记录了第二次战役的场景。刘德源在阵地上看到一名牺牲的战士,他的牙齿还紧紧地咬着手榴弹导火线,他的周围是数名被炸死的敌人。刘德源感慨,正是许许多多的英雄给了摄影记者巨大的精神力量。不久,刘德源带上底片赶回北京。纪录电影《朝鲜西线大捷》很快在各地上映,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士气。

  从1950年抗美援朝战地摄影队离京出发,到1958年志愿军全部撤离朝鲜,抗美援朝战地摄影队共派出3批较大规模的摄影记者。他们始终和志愿军、朝鲜人民军在一起,拍摄的电影资料包括战士们英勇奋战、朝鲜人民对前线的支援、中朝人民的友谊、板门店谈判、志愿军凯旋等,编辑成《抗美援朝》《英雄赞》《欢迎志愿军回国》等。这些纪录电影成为抗美援朝战争的真实见证,是弥足珍贵的历史影像档案。

  战地摄影师在战火连天的前线拍摄镜头,遇到诸多困难。首先是战事变化瞬息万变,不少战斗在夜间进行,摄影机因感光不够无法拍摄。其次,电影胶片是珍稀物资,一个摄影师上前线分钟,不到真正需要时,舍不得按快门。刘德源曾感慨地说:“我们能记载下来的影像不足志愿军所创造丰功伟绩的百万分之一。”但摄影师们的想法是朴素、坚定的。“在战场上多摄取一个镜头,就多记载了一份志愿军功绩,就是打击了敌人,使人民受到鼓舞。”刘德源说。

  摄影师牟森为拍摄敌军飞机轰炸村庄的暴行,从隐蔽处跳出来跑向村庄。敌机发现了他,俯冲下来。危急时刻,他把镜头对准飞机,拍下这一场景。

  摄影师盛玉增和助手李刚接到指令,要到9公里外的前线赶拍一组战斗镜头,途中要经过一段敌人的炮火封锁线。他俩跟随部队向导,一会急进一会隐蔽,敌人的炮弹不时打来,炸起的尘土就落在身边。他们顾不上内心恐慌,牢牢护着摄影设备。到达前线时,盛玉增看看表,他们用1小时跑过了这段极其危险的路程。

  摄影师张凤梧和夜淮参加了激烈的上甘岭战役的拍摄。张凤梧回忆:“敌人给上甘岭送来了成千上万吨炮弹,随便抓起一把泥土,里面准有弹片。夜淮同志和我都这样想过,战士们把阵地比作和平的大门,我们能在这座和平大门前流下一滴血都是光荣的。”

  摄影师王瑜本,将缴获来的照明弹拆开,取出其中的镁粉,装在空弹壳里,利用点燃后的光亮来作照明用光,拍摄了许多夜间战斗的场面。

  摄影师李德润回忆,在第四次战役开始时,为拍下敌机轰炸的真实情形,刘德源带着他和李永杰乘车去牡丹峰顶进行拍摄。返回时,他们为了躲避敌机轰炸,不幸发生车祸。李德润被甩到百米外的沟底,刘德源左腿受伤,他不顾伤痛大声呼喊着李德润。这战友情深的喊声,几十年来一直萦绕在李德润心头。

  23岁的摄影师杨序忠、25岁的摄影师高庆生,则把年轻的生命留在了抗美援朝战场。

  战地摄影师们拍摄的这些珍贵镜头,后来出现在一部部讲述抗美援朝战争历史的影视作品中,如纪录电影《往事并不遥远》(1990年)、电视纪录片《半个世纪的回响——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50周年》(2000年)、《不能忘却的伟大胜利》(2013年)、《英雄儿女》(2020年)、纪录电影《保家卫国——抗美援朝光影纪实》(2020年)等。

  在纪念抗美援朝战争胜利70周年之际,当我们再一次从影像中重温抗美援朝那些壮怀激烈的真实镜头,对这些英勇的战地摄影师们的敬意油然而生,更不由得想起刘德源那句“炮火下,我们是勇敢的”。话语穿越时空,简洁而铿锵。